美台團播放電影現場,圖片提供:林章峯

press to zoom

@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

press to zoom
Worksop
Worksop

@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

press to zoom

美台團播放電影現場,圖片提供:林章峯

press to zoom
1/6

On the Mysterious Self-Shackled Island the Benshi Makes Noises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1923:當代辯士版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1923:當代辯士版
17:39
播放影片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1923:當代辯士版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(2021)影像的說|祖師訪談簡記
06:53
播放影片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(2021)影像的說|祖師訪談簡記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(2021)戲劇的說|島民訪談簡記
04:44
播放影片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(2021)戲劇的說|島民訪談簡記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(2021)印物的說|黃巾力士訪談簡記
06:53
播放影片

〈神秘的自制島〉(2021)印物的說|黃巾力士訪談簡記

無知 Written by Ignorance 有一天是東海上自制島的一個大紀念日...... It was a big commemoration day for Self-Shackled Island on the Eastern Sea......

神秘的自制島(1923) A Mysterious Self-Shackled Island (1923)

無知 Written by Ignorance 有一天是東海上自制島的一個大紀念日...... It was a big commemoration day for Self-Shackled Island on the Eastern Sea......

神秘的自制島(2021) A Mysterious Self-Shackled Island (2021)

神秘的自制島辯士作聲

On the Mysterious Self-Shackled Island the Benshi Makes Noises

2021-11-05~ 2022-02-06

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

Mixed media installation

Dimensions variable

計畫名稱出自1923年署名無知的作者,於《臺灣》發表的小說〈神秘的自制島〉,小說為一喝醉的人在恍惚之間,到訪東海上「自制島」的隨筆,島上無論是婦孺或是紳士,每個人都戴著刻有「自制」兩字的枷,旅人請教了島上一名紳士,如果解放了那個奇怪的裝飾品不是很好嗎?紳士勃然變色,告訴旅人,這個東西大家求之不得,怎麼會想要解放,有了這種項具,人們就能「第一呢,是使人飢了不想食飯,寒了不想穿衣。第二呢,是使人勞不知疲,辱不知恥。第三呢,是使人不必需要甚麼新學位,不得感受新思潮」。

小說發表的1923年,正是治警事件發生的那一年,在日本採取內地延長主義的統治政策之後,也標誌了台灣人的主要反抗方式轉向非武裝的路線調整。面對著舉起「日台融合」、「一視同仁」大纛的殖民母國,1920年代開始,許多行動及結社在檯面上,不再以政治作為訴求,而是以文化團體的形式出現,例如各種學術研究會、藝術研究會、體育會、讀書會等,但正如《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》記載的,這些以啟蒙運動為主要內容的團體,儘管帶有濃厚的文化活動性質,卻也經常基於戰術需要,出現型態與實質的不一致。在所有「不是政治結社的政治結社」中,台灣文化協會的種種文化實踐,是最精彩的案例。在知識份子眼見武裝反抗不可行,並感受到同化政策帶來的危機感,面對著就學率不到百分之30的台灣人,文協的目標除了對抗殖民統治之外,也包含了以近代知識及思想啟蒙對抗「封建舊文化」,為了達成這兩種有時相互矛盾的標的,文協同時使用了複數的思想傳播工具,以跨媒介的組織行動,開闢出台灣史上特殊的言說空間。文協因應著由都市到鄉村不同溝通對象的組成,在嚴密的殖民治理中,透過辦報、讀報社、文化講演會、通俗講習會、電影放映、文化劇團等實踐,鑿出了無數孔徑。

「神秘的自制島上辯士作聲」將著眼於文協以「辯士」為核心的多重文化實踐,進入展場,首先會看到劇場演員扮演的辯士,透過話語將1923年的〈神秘的自制島〉「臨場式本土化」。接續則以〈神秘的自制島〉的續寫,開啟「影像的說」、「戲劇的說」、「印物的說」與「事件的說」四個環環相扣的次展區,探討「辯士」——或是「說話者」 ——的變形。在〈神秘的自制島〉的續寫中,無知再次造訪了自制島,觀察到島上的政治動盪,並訪問了島上的島民、紳士、黃巾力士及祖師,四篇以第一人稱書寫的短篇,分別回應四個次展區開啟的言說課題,期待透過寓言的加入,補足上述實踐背後的政治脈絡,提供另一種閱讀檔案的管道,並在文協成立滿百的今年,呈現出文協如何透過不同言說技藝的操作,在獨立思考日漸不可能的「自制島」上,以言說打造一具內建反饋機制的啟蒙機器。

策劃|

書寫公廠